会员
密码
   
 

临沂市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信息公开备案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闭馆的通告

 
 
  银雀山汉墓出土文物
  孙子兵法
  孙膑兵法
  文创产品
  竹简仿真品
 
 
 
 
     
 
   
银雀山竹简出土记

 

银雀山竹简出土记

 

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出土,是建国以来我国文物考古界的重要发现之一。它的出土解决了不少历史悬疑问题,意义十分重大。但由于对竹简出土的具体经过和实况一般人知道得不多,所以作为这次发掘的参加者和竹简的发现人之一,笔者特写下这篇实录作一简短介绍,以飨读者。

    1972年,4月10日,临沂县城关建筑管理站的老工人、业余文物爱好者孟季华同志前来“临沂文物组”报告:在临沂地区卫生局的基建工地上,发现了古代墓葬。我们立即前往进行了勘察,并与工地负责人朱家安同志商量:由他们先将古墓周围的散乱石渣、石块清理干净,三天以后,我们再来进行发掘。

14日一大早我们就提前来到了工地。按照田野考古发掘的要求,我们先拍照现场,然后开始了墓葬发掘。不久,周围围观的群众逐渐多了起来,于是我们几个便分了一下工:由张鸣雪同志在上面守铺看东西:由我和临沂县图书馆管理员杨佃旭同志下坑发掘:老工人孟季华同志则负责维持秩序。

上午,先起木槨上面的盖板。槨盖板系用七块长1.76米、厚0.20米、宽0.20-0.40米的大方木东西横放、自北相连而成。揭开槨盖板,露出了槨室。其构造是:东侧为棺木,西侧为边厢,中间隔有一层薄木板。边厢为堆放随葬品的地方,积满了污水和淤泥。

下午,一面由工人抽排泥水,一面由我俩自上而下、自南而北,一层一层地取出随葬品。出土的器物有:鼎、盒、壶、盘等陶器和杯、盒、壶、盘、奁、杖、兀、案等木漆器。我们一边测绘器物的座标和方位,一边将起出的器物一件件往上面送。下午四点半钟,我们发现在边厢北端有一歪斜的椭圆形木兀和在它上面的彩绘简形漆耳杯,与一堆烂在一起的竹片条儿粘在一起,无法单独取起,只有先一块儿取出再慢慢清理。在起取的时候因歪斜的木兀又和在它下面的茧形陶壶粘挤在一起,故取出时将已经腐朽的竹片儿折断了一部分。当时我们还以为,这些竹片不过和边厢南端盛栗子、核桃的篓片是一样的东西,折断了也并没在意。不久,老杨又从水中摸出几个铜钱,还有一个竹片残片,说是上面好象有字,一齐递给了我。铜钱是西汉的“半两”钱,竹片上则模糊不清。这时,我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是不是古代人写书用的竹简呢?”几经犹豫之后,我决定先仔细看看再说。于是我小心地起下一根较长的竹片儿,用清水慢慢地一滴一滴地冲洗上面的淤泥和水锈。奇迹出现了,竹片上真的现出了字迹。仔细辨认,写的是隶书“齐桓公问管子曰”七个字。我立刻兴奋起来,告诉老杨:咱们有了重大发现,这是记载先秦史料的竹简,得马上停工,保护现场。我们将已经取出的文物带回,向领导作了汇报。临沂军分区的领导同志听说我们发现了竹简,也立即派来解放军同志协助我们保护现场。

十五日停工一天待命。省博物馆派来毕宝启、吴九龙、蒋英炬同志进行指导。十六日继续进行清理边厢的工作。前后两天,从边厢内共出土竹简及残片四千九百多枚。其中整简长27.6厘米、宽0.5厘米、厚0.l—0.2厘米。

由于竹简在墓中浸蚀了两千多年,质地已经腐朽无法脱水,简上的文字,也不是用刀刻出,而是用毛笔蘸墨书写的,因此,只有用毛笔蘸着清水一点一滴地耐心冲洗,才能慢慢洗去水锈。寥寥字迹,稍有不慎,或用手指一抹,不仅墨迹全抹掉,简片也会变成一片泥。

十七日接着清理棺木。棺南北长2.14米、宽0.66米、高0.62米。外髹黑漆。打开棺盖,内髹红漆。尸骨已腐朽散乱,性别难辨。头北向,偏东20度。棺内北端有枕木一块。彩绘漆奁一件,内装有木梳、木篦和一面铜镜。一号墓至下午清理完毕。

二号墓位于一号墓西侧50厘米,低下50厘米,向南伸出50厘米。由我和毕宝启、吴九龙三人进行清理。槨内,棺居西侧,东侧为边厢。清理工作当天结束,出土长竹简竹32枚。简长69厘米、厚0.2厘米。内容为公元前134年西汉的《元光元年历谱》。此外,在棺壁上还有生锈的铁削一件,可能即为当年削制竹简的工具。

竹简送到北京后,国家文物局委托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召集有关专家、学者组成“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进行整理。整理结果,一号汉墓竹简包含有:《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晏子春秋》、《管子》、《墨子》等先秦文献残文及《曹氏阴阳》、《唐勒赋》、《相狗经》、《凤角占》、《灾异占》、《杂占》共十三种。

 
 
地址:中国山东临沂市沂蒙路中段212号  邮编:276001 电话:0539-8312649 传真:0539-8312649 邮箱:yqszjly@163.com 技术支持:新网网络  网站管理